2022724  星期日

 

Tina決定明年買房,是因為她媽媽要把她趕出去。

Ingo的爸媽去了西班牙,他們在北國沒有根據地了,Ingo回來,也都蝸居在Ingrid的地下室,這是Ingrid要把她們趕走的原因。

我曾邀請TinaIngo來大屋,把樓上一整層給她們,那裏除了書房外,還有三間空臥室,但是Tina不感興趣。

 

Ingrid不耐Ingo會到一樓餐廳的餐桌上工作,處心積慮要換屋,終於買到一間walk-out地下室的bungalow722日下午拿鑰匙,交屋。

 

722日去新居地下室幫Tina洗地板,因為Tina 24日又要飛去工地。一直以來,孩子們有大事,都是我幫忙,以前Tina車子出事,也是我在寒冷的冬天,開去修理。

 

新居出乎意料的好,一進門就寬敞明亮,尤其地下室,看起來像個大客廳,完全不是地下室,只是地勢關係,面向後院。

 

舊屋主的地下室沒人居住,地毯乾淨,只過兩道清水就好。

洗著洗著,很悶,想回家,想回家照顧貓咪,家中有貓咪等我。

但是理智知道,貓咪已經不在了。

 

匆匆回到大屋,開門,門後沒有貓咪等我,在大屋的任何一個地方,也永遠不再能驚喜地發現貓咪在睡覺。

對著櫃中貓咪骨灰盒喊了幾聲:貓咪!貓咪!

不能多喊,再喊會放聲大哭。

 

去幫忙清洗新居地下室時,也得知,Emily曾拿了一盒東西,放在Ingrid那裡,說是她小時候的東西。

Emily為什麼不把東西放在大屋呢?

 

這大屋老舊、破落,孩子們都不願意回來。

 

貓咪跟我,是這大屋最後的留守家人,如今貓咪不在了,大屋已不再是家,我已是無家之人,惶惶鬱鬱,像喪家之犬。

 

23日幫Tina搬家,事先租了一輛10英尺的U-Haul Truck

EmilySteve也來幫忙,特別是那張大餐桌,必須兩個男生。Steve會在必要時參與幫忙,還不錯。

 

搬了三趟,Tina的東西大部分都搬到新居。

 

一早領取U-Haul Truck時,油箱是2/3滿,還車必須加到同樣滿,但是如何估計加多少油,剛好回到2/3呢?

腦筋一時糊塗,輸入加75元,加完開啟引擎,發現油箱滿了。

 

我整整送給U-Haul至少$50元的油。

心中悶悶不樂,耿耿於懷。生活寒酸,卻因糊塗,白白損失50元。

 

搬了一天家,相當疲憊。

回到大屋,心裡荒涼鬱悶,我竟然真的成了無家之人,喪家之犬。

 

貓咪,貓咪,感謝你陪我留守老家,你不在了,我的生命已經沒有意義,沒有明天。

 

PS:本月又接到一篇專利翻譯,很久都無,今年三月又接了兩篇,看紀錄,415日,三月的第二篇譯完寄走。

貓咪的腫瘤,就是在四月迅速長大,415日,當我沉浸在翻譯中時,貓咪正被腫瘤奪取性命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l 13 Wed 2022 22:19
  • 窒息

2022713  星期三

 

傳訊息給一位叫Lisa Armstrong的女士,詢問她的貓Charlie還好嗎?告訴她,我的貓咪去世了。

她說去年五月,Charlie又跑出去,10天後她接獲警察電話,Charlie被汽車壓死了。

 

Charlie是一隻傳奇的貓。

20189月,LisaEdgeland Mews的舊家搬到不遠處的另一棟房子,Charlie離家出走,回到舊家。

12天後,Lisa用籠子在舊家抓到Charlie,但沒多久,Charlie又逃走,返回舊家。

有一天,我在屋內,看到有人接近貓咪,貓咪逃走。趕緊出去,來人告訴我,她的貓走丟了,她以為貓咪是她的貓。

 

我告訴她,我看到她的貓幾天前坐在車道前,面向北方,後來走出廣場。

Lisa每天傍晚外出呼喚Charlie,也在舊家設了攝影機,

 

我也幫忙,在車道前放置貓食,希望Charlie路過時來吃。

有一天晚上,外出尋找Charlie,遠處有一隻貓過街,我追過去,大叫:Charlie

那隻貓聽到有人叫他,竟然等在原地,等我靠近,抬起頭來看我,車燈剛好照到他的臉,不是Charlie,他發現不認識我,就竄走。

 

那晚,車燈下的那一張貓臉,深深印在我的腦海,成為我對貓認知的一個重要里程碑。

貓聽到有人呼喚,竟然會等著看看誰呼喚他!

 

很久後的一天,接到Lisa的傳訊:就在剛剛15分鐘前,Charlie走進屋子,回家了,離家49天。

 

貓咪去世後,心中悲痛,寂寞,到處找人用文字說話,想告訴Lisa貓咪去世,沒料到,她的Charlie後來經常逃家,往返在新家與舊家的道路上,兩地距離4.7公里,而在去年車禍去世。

 

Lisa傳來Charlie的骨灰盒照片,我也把貓咪的骨灰盒照片傳給她。Charlie去年被車撞死時,才9歲。

 

但是Lisa有四隻貓,少了Charlie,還有三隻。

 

貓咪卻是我在這大屋唯一的家人,昨天幫Emily整理後院,晚上回到大屋,一片死寂,再也沒有貓咪站在門後,看我開門進家。

 

以前無論我睡在大屋哪個房間,貓咪總能找到我,睡在我的腳邊。他從外面回來,無論我在哪裡,他都能找到我,告訴我,他回來了。

 

沒有了貓咪,世界變成死寂,我常常有窒息的感覺。

 

已經進入盛夏,如此美好,貓咪竟然不在了!這是他最愛的夏天,花圃的花長高了,以前他喜歡趴在花叢中。

 

沒有了貓咪,每天都找事情做。75日起,先把地下室小桌子的桌面refinish,用stripper除掉舊漆,用natural stain染色,再塗Polyurethane,跟做yard bench一樣。78日,同樣重作了大餐桌的桌面。

 

11日起,幫Emily處理後院的蒲公英,一連幾天。

Steve Emily 都極力邀我一起晚餐,我都沒接受。

 

昨天帶了除草機去,把後院除一遍。

Emily又來邀晚餐,還是拒絕,最後接受她做的一些currie

 

不麻煩別人,逃避與人交往,是我的性格,面對自己的孩子也會這樣。

昨晚回到大屋,覺得Emily可能會感覺挫折,爸爸都不肯坐下來跟她一起晚餐。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22628 星期二

 

去年76日,帶貓咪去打三年一次的預防針,及做年度健檢,醫生並沒有發現他腹中有腫瘤,還說貓咪的體重從前一年的8.3公斤,降到7.8公斤。

貓咪的腫瘤是今年4月突然、猛然的長大。

 

今年3月有一天(經查證,是2022123日),Tina請我去吃越南河粉,當天貓咪在外面,我把大門鎖上,但在屋裡,把陽台的拉門打開。

這是我跟貓咪的默契,每次若他在外面,我必須外出,又沒把他叫回來,就把陽台門拉開,他若在前門守候不到開門,會轉去後院,由陽台進屋。

 

但是2020年與2021年,由於疫情,我自己根本不外出,所以兩年沒有這樣做。從Tina的午餐回來,進屋找貓咪,赫然發現他在二樓bay window房的床上睡覺。

兩年間隔,他都沒有忘記跟我的默契。

 

到了4月,貓咪整日睡覺,也就在4月,他的腫瘤迅速長到像橘子一樣大。

4月下旬,貓咪數天飢餓,但無法進食,428日帶去診所,得知貓咪罹癌,52日送去醫院(急診中心),準備切除腫瘤,當日傍晚醫生告知,腫瘤位置不好,與多個器官、血管糾纏,手術成功機率只有50%,即使成功,貓咪存活機率只有20%

 

53日把貓咪從醫院帶回家,開始灌食,貓咪迅速消瘦、衰弱。

 

527日,發現貓咪呼吸有異聲。

528日清晨,發現貓咪呼吸困難,立刻去跑急診,醫生已經堅持必須立刻做安樂死。

 

我還是把貓咪帶回來,回家後,竟然在Emily蒐集到的獸醫名單上找到一家叫Royal Vet Hospital的,願意在周末做到家安樂死,於是約了第二天,529日中午一點,來給貓咪做安樂死。

 

然而,當天, 528日,貓咪從醫院急診回來,上午在家,下午3點半外出,在前院mock orange樹前、後院大門前、後院、後院儲藏屋前分別趴臥,做老家前後院作最後巡禮。

我把他抱到貓樹上,他立刻自己下來。

 

傍晚720,貓咪從後院進地下室,迅速痛苦不支。

我緊急跟Royal Vet的獸醫聯絡,他竟然答應當天就來,但是他下班時間是晚上8點,而當時已經是晚上740,經過央求,他同意9點鐘過來。

 

老家的人立刻都趕了過來,IngridEmilySteveIngo,只有Tina不能來,她在BC工地。

 

貓咪在家人環繞下,在自己家中,沒有驚恐,醫生給他打安眠針,說需要3分鐘。我跟Emily都上前撫摸貓咪,呼喚他,到第2分鐘,貓咪仍然呼嚕,第3分鐘,貓咪沉睡。

 

910分,醫生用聽筒尋找下針處,說貓咪脫水嚴重。

912分,貓咪離開這個世界。

 

3月中旬(應是123日),貓咪仍然知道外出後,若家門關閉,可以由後院陽台回家。

4月開始,貓咪整天睡覺,到20日後,他睡醒,就來拼命跟我要吃的,給各種食物,他都不吃。

 

4月、5月,短短兩個月,腫瘤就奪走貓咪的生命。

 

貓咪給我的啟示,是,不一定有明天。

 

今年從3月下旬換暖氣爐起,就開始丟東西。貓咪去世,更是深刻刺激,已經沒有明天了!

 

整個大屋,所有的櫥櫃、儲藏室,都塞滿。

多年積累,要丟棄,也非一朝一夕能做到。

 

但是,我已明白,這些儲存備用的東西,永遠不會用到了。

 

清理儲物,丟棄儲物,佔住自己的時間,盡量不讓自己閒著,一閒,就被悲痛淹沒。

 

短短一個月,已經丟棄以下大型物件:

小鑽床,router table ,腳踏車3輛,拖travel trailer用的Hitch(上Kijiji 120元賣掉),patio Gazebo,小空氣壓縮機,沙袋與懸掛架(上Kijiji50元賣掉)。

 

這些都是物品,另外,也不斷丟棄儲存的材料。

 

今天清地下室的儲藏室,那裏有孩子們上學的東西,這些,不知能否丟棄?孩子的痕跡,我難以丟棄。

 

但是,心中想的是,要丟到儲藏櫃露出空間。

腫瘤只用了今年四、五兩個月,就奪走貓咪的生命,怎麼能期望,未來有很多明天,等著我使用這些儲存的東西?

 

無論如何,丟棄將持續到九月,然後明年再繼續,如果有明年的話。

 

九月將回台灣。

今天訂了機票,行程傳真到曉琳的旅行社,幾分鐘後,她就把訂好的機票email過來。

 

現在正是美好的初夏,到處生機盎然,我卻像活在一個窒息的空間,每天都外出跑動一下,努力攪動生活,不要被悲痛淹死。

 

PS:前天,26日,去幫Emily修好downspout的落地水管,今天挖了一叢鳶尾花,裝在大花盆中,送去給Emily

感到窒息,找藉口開車去看一下Emily

 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22621 星期二

 

禮拜六,18日,Tina陪我去Crowfoot Vision做年度眼睛檢查,Dr. Thomas後來解說結果,說一切都好。

左眼視力又有恢復,15日檢查時五排字母最底下那排完全看不見,這次能認出四個。兩眼戴眼鏡,視力算是20

 

Tina建議下,配了一副新眼鏡,以備現在這副遺失或損壞。

 

19日,禮拜天,是這裡的父親節,Tina下午回BC,大約在等候飛機的時候,發來一個簡訊,祝我父親節快樂,說很快又能見面,七月的長周末就會回來。

上網查,七月只有一個長周末,七月一日。

 

20日,禮拜一,屋頂公司City Boss RoofingGeorgeShingle的樣品來讓我選顏色,用WhatsappEmily商量後,選了Shadow Brown,品牌是IKO Dynasty,是class 3shingle,這種等級的shingle能抗44 mm的冰雹打擊,能抗210 km/hr的強風。

 

20日的大事是Emily帶著兩個漢堡包來,陪伴我度過父親節。

她周末剛剛參加安娜的婚禮,所以她戴著口罩,又戴了面罩,保護我。

她說:這是我第一次戴面罩。

 

我們在後院坐,下起雨來,移到我搭起來的帳篷亭子底下。

我拿貓咪的骨灰盒給她看,我們兩人都哭了。

 

她陪伴我兩個半小時,我們聊著,Freya在院子裡跑來跑去。

 

這個院子,是EmilyTina長大的地方,也是我跟Pepper追逐玩耍的地方。如今這是一座寂寂深院,卻在父親節的第二天,長大後的Emily又來到這個院子,跟老去的我,坐在亭子底下,度過兩個半小時的下午。

 

去年父親節,TinaIngo帶著食物來這後院,貓咪也來,Tina逗弄貓咪,我拍了一些照片。今年,已經永遠沒有貓咪了。

 

院子有知,是否唏噓?

 

Emily離去後,開車去719。現在719的垃圾車改成更大的容量,也增加到每周清運兩次(禮拜一與禮拜四),但是紙箱很多,Tenant的員工仍會將紙箱丟得滿地,這一段時間,經常去把地上的大垃圾丟進垃圾車,也順便丟棄一些大屋的垃圾。

 

這一段時間,努力清除大屋儲存的物料與工具,心中已經明白,這些東西再也不會用到,它們都笨重巨大,未來EmilyTina無法處理,必須在我離開前清除,要把大屋清成一個EmilyTina容易處理的地方。

 

PS:下午兩點去看家庭醫生,年度健康檢查,上週一(13日)已先做了抽血檢查。

Dr. Mahmood說,你的健康很好,一切都沒問題,但是要加做個骨密度檢查,因為你有駝背。

問血壓如何?她當場再量一次,很好,高血壓128

健檢一切正常,血壓也無問題,有點意外,感覺慶幸。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22615  星期三

 

69日,星期四,凌晨左眼劇痛,裡面有顆粒,痛醒。

情況嚴重,必須急診。

Crowfoot Vision Center九點才開門,打電話給Vector Eye Center,得到兩個電話號碼,其中一個是North Hill Eye Clinic,竟然能在網路上預約到中午12點的一個時間。

 

所謂Eye Clinic,還是Optometrist,驗光師,不是眼科醫生,眼科醫生是Ophthalmologist,在這裡不直接接受病人,只接受驗光師轉介。驗光師就像家庭醫師,是任何眼睛問題的第一站。

 

診所在North Hill MallPearl Vision內,很小,只有一台驗光機器,而Crowfoot Vision有一整個房間的各種設備。

 

女驗光師很年輕,說是左眼有Abrasion,不嚴重,明天就會好。

 

開了抗生素眼藥水,Tobramycin/Dexamethasone,一天點四次。另外每小時點人工淚液。

 

沒想到,每次點,眼睛都痛,完全感覺不到向痊癒方向發展。

 

兩天後,禮拜六上午1120複診,女驗光師一看大驚,不但沒有好,還迅速惡化,Abrasion變大,變嚴重。

 

她立刻幫我約眼科醫生,並幫我左眼裝上一片隱形鏡片。

 

約到第二天,12日一早8點半,Rockyview Eye Clinic

Rockyview General Hospital是這個城市的頂層醫院,也是這個省的頂層醫院。

同時女驗光師改換另一種抗生素眼藥水,Moxifloxacin HCL 0.5%,囑每小時點一滴。

 

為了怕眼睛馬上要出狀況,無法開車,從Pearl Vision回來後立刻開車跑任務,先去719後院查看有沒有人亂丟垃圾,又送Emily扎到螺釘的冬胎去Kal Tire,訂購了一條新冬胎及輪圈,然後去Household hazard waste收集站丟棄油漆,最後去Emily家,把買給的一個小梯子及鋸樹的鋸子送給她。

 

一路上跑,忽然感覺,眼睛不痛了。

 

檢討的結果是,停止了第一次的抗生素眼藥水及人工淚液,眼睛就開始舒服。

眼睛刮傷惡化,應該是眼藥水及人工淚液造成。

 

612日一早,Emily開車送我去Rockyview 醫院。

 

醫生檢查後,竟然說:almost healed, although not 100 percent healed.

 

 

接下來,左眼開始康復,但視力模糊,戴眼鏡,與不戴沒有差異。

 

訂了今天,15日,禮拜三,去Crowfoot Visionfollow up

出門前戴眼鏡測試,左眼竟然有一點不同,模糊的輪廓變成比較清晰,遠處的字也有點變成字的樣子。

 

Tina來帶我去,她曾在Crowfoot Vision工作一段時間,跟那裏的人都熟。

 

Dr. David Thomas讓我測戴眼鏡的視力,右眼20,神奇的是,左眼竟然25。左眼刮傷後,由大而小的五排英文字,最大的第一排都認不出來,現在竟然認出四排。

 

請醫生補充了一瓶有效的抗生素眼藥水,醫生說是要減量,改成每天點四次就好。

Tina又幫我預約禮拜六來做年度眼睛檢查,順便複診。

 

走出診所,Tina問有沒有時間:去Petland一下,她說。

昨天她跟Ingo來看電影,時間還早,她們在Petland跟幾隻貓玩了一會兒。

Tina喜歡貓。

 

Tina要店員把一隻兩個月大的貓抱到 cat play room

兩個月大的貓活力旺盛,一直奔跑、攀爬、追逐。

 

看著小貓,不禁流淚,心痛。

我的貓咪沒有了。

 

我失去的,不是一隻貓咪,失去的,是一個家人。

多年相依為命,酷寒的冬天,明媚的夏天,所有跟貓咪的互動,共同的生活記憶,都深深刺痛我。

沒有了貓咪,我的世界已經結束。

寂寞的歲月中,不再有貓咪呼喚我。

 

cat play room待了很久。

離開後,Tina送我回家。

她說:禮拜六我再來接你去診所。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2264  星期六

 

53日把貓咪從醫院帶回來,每天的日記主要紀錄貓咪,但是紀錄的,卻是貓咪苦痛的最後一個月,這一段日記,我將永遠不敢再看,也就不發布在部落格。

 

後來改成一個簡單的紀錄檔,記錄每天貓咪灌食及灌藥的時間,最後我轉成24小時照顧貓咪,每隔3個半小時,用鬧鐘叫自己,給貓咪灌食與灌藥,這一個記錄檔,紀錄的更是貓咪生命最後的苦難。

 

但是貓咪幾乎每天還是外出,最遠到鄰居24號的前院草地。

 

28日當天,貓咪於下午3點半外出,先是趴臥在前院Mock Orange樹前草地上,接著趴臥在後院大門前,然後進入後院,趴臥在儲藏屋前。我把他抱到貓樹上,他馬上就下來,他在做老家後院最後巡禮。

 

貓咪大約於晚上720從後院進入地下室,由720912分,是貓咪生命最後時刻,他疼痛的哀叫,無法躺下來,也沒有力氣支撐自己趴著。我腦中只有一個念頭:醫生趕快來!

 

28日晚上,獸醫的安樂死分成兩針,第一針三分鐘後讓貓咪失去知覺,第二針只要一分鐘,就讓貓咪安息。

第一針打下去,Emily跟我上前撫摸貓咪,我哭喊著:

貓咪,Thank You!貓咪,Thank You

 

到第二分鐘,仍然聽到貓咪呼嚕,第三分鐘,貓咪沉寂。

 

感激不盡貓咪,他給我一個家。

 

2014年,做BC Kootenay之旅,暢遊湖光山色,十幾天後,忽然心中浮起強烈想念:我要回家!

那時家中還有Emily,回到有Emily在的大屋,就是回到家。

 

Emily20167月下旬買房,搬出去。

大屋仍然是家,因為有貓咪在,我一直說,貓咪跟我,是老家最後的留守人。

 

每次由台灣回來,用鑰匙打開門,第一件事,就是揚聲叫喚:貓咪!貓咪!

貓咪總是由樓上,或地下室,登登登跑過來,每次由台灣回來的前三天,貓咪都緊緊黏著我。

 

有貓咪在,這大屋仍然是家。

 

貓咪給了我一個老家。

 

我欠缺對他生命的感謝。

在他離開的最後一刻,我哭喊著:貓咪,Thank You!貓咪,Thank You

希望他能知道,我用全生命的情感,感謝他。

 

貓咪走後,開始讓自己忙碌,清理大屋,要把所有儲存的東西丟棄。

 

先是把全屋子的舊油漆罐送去環保回收站,又上Kijiji刊登免費廣告,以120元把旅行拖車的裝備(Hitch等)賣掉,後院的斜亭則免費贈送,順利的被人拿走。找到一家收取舊腳踏車的組織,在South West,開車去捐贈兩輛。

 

從現在起,到明後年,要逐步丟棄所有的東西。

 

62日,貓咪的骨灰回家,一路上,我喊著:貓咪,回家囉!。

Emily說,當初Pepper骨灰回家時,她哭了一下午。

 

我哭不出來,我的世界已死。

沒有貓咪,世界是空的,寂寞的,沒有意義的。

 

今天去Superstore採購食物,以前每次都要在貓狗食品貨架仔細尋找,也必須買貓砂,如今那個貨架不必去了。

 

望著貓狗食品貨架,感覺窒息,像是要暈倒。

 

貓咪在,我有家,貓咪在家等我,無論我走到哪裡,都有一個家在等我。

貓咪不在了,我也沒有家了。

 

貓咪,Thank You,你跟我共同留守的老家,在你離開後,也破滅了。

我已是無家之人。

我用全部生命的情感,感謝你,貓咪!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