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216  星期日

 

前天,14日的體能功課:

伏:140下,仰:160下,蹲:160下,抬:40×4下,拳:60下,踢:30×4下。

昨天沒做體能功課。

今天的體能功課:

伏:145下,仰:160下,蹲:160下,抬:40×4下,拳:60下,踢:30×4下。

 

這是第二次伏地挺身做到145下,是生平最高紀錄,從來沒有想到,伏地挺身可以跟其他項目做得一樣多。

 

Tina的牙醫是Expression Dental,她說blue cross會負擔一次new patient exam,昨天預約了時間。

台灣的周醫生回覆說,能黏最好還是黏回去,把牙齒拔了並不好。

但願這邊的醫生能夠黏回去。

 

這一陣子,每天除了體能功課,只做語文功課,沒做專業學習。

訂的Economist月底到期,把續訂單寄走。

 

下年度的房屋保險帳單來了,1235元,還好只比去年漲100多。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13 Thu 2020 14:37
  • 壞運

2020212  星期二

 

今天的體能功課:

伏:135下,仰:160下,蹲:160下,抬:40×4下,拳:60下,踢:30×4下。

 

上午去看牙醫,櫃台小姐幫我的牙床照相,拿進去給醫生看,醫生說,就算能黏回去,也只能用2個月到2年,黏回去的費用是500元。

若植牙,費用4500元,若做傳統式牙托,費用500元。

 

我沒進去給醫生看,就說我需要時間考慮一下,會再約時間。

因為沒給醫生看,所以不用付錢。

 

也許,我只能做一個傳統式牙托,現在無力負擔一顆新的植牙。

 

2019年因為兩眼的眼翳都獲得機會動刀刮除,我把2019年列為好的一年,並且期待2020年會更好。

但是2020年可能是破殺之年,運氣會不好,開年不到兩個月,已經好幾樁莫名的壞運。

其中一個是從台灣帶來的壓力鍋,蓋子忽然打不開了。

壓力鍋是爸爸留下的,帶來北國,沒用來烹飪,卻用來裝東西,前一陣子,把蓋子蓋上,忽然拿不下來,最後動用砂輪,把把手切斷,才打開。

斷牙是另一個壞運。

 

還有幾個其他莫名的壞運,讓我十分忐忑。

 

心情低落。

 

成功,固然靠努力,但最重要的卻不是努力,而是好運。失敗也是,失敗多肇因於自己的缺失,但缺失眾多而成功的人,比比皆是。

物競天擇,幸者生存。

 

2020年的接連壞運,讓我忐忑,憂慮,甚至不寒而慄。

會有更大的壞運即將來到嗎?

 

到了晚上,有一則國內報導:武漢的確診病例在213日急遽增加。

 

我在27日回覆朋友的文字中說:

未來一個禮拜,到212-13日,武漢將有一波確診病例急遽上升,無知的記者與民眾會恐慌,若有人願意相信我的推估,或可降低恐慌。

未來一個禮拜確診病例急遽上升的原因是,武漢的火神山與雷神山應急醫院啟用,及兩批方艙醫院啟用,收治病床從目前的6500床,瞬間增加為12500床。武漢已經通知各小區,那些領了入院書,或被診治為重症及危重症,但在家等候的人,立即送入醫院,因為現在有床位了。

隨著病床數跳增至12500,原來在外流浪的感染者,瞬間進入免費收治體系,確診病例將迅猛提高,但並非感染數迅猛增加。

 

213日的疫情劇增,被我在27日估測出來,表示,我腦中的武漢疫情擴散模型,可能是正確的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20211  星期二

 

9日那天,Tina正從北邊回來,傳簡訊來,要跟我隔日一起吃late lunch

Ingo家的狗Odin得了癌症,預定禮拜一(10日)安樂死,我要她先好好陪著Odin

 

晚上Tina買了越南麵,帶來大屋,跟我共進晚餐。

Odin沒有安樂死,Ingo的媽媽捨不得,臨時改變主意,上門的醫生說,Odin並不會痛,所以無需安樂死,讓她在家度過最後幾天。

 

Tina說,當時Pepper已經不能吃東西,Emily讓醫生給她插個管子,每天調配食物灌進去,每次管子阻塞,就要跑醫院,清理管子,Pepper最後幾天吃了不少苦。

 

Tina講,我才想起,最後那一陣子,Pepper確實脖子上插著一根管子。

Pepper的走,讓我痛惜,沒有好好珍惜她最後的時光。

 

昨天訂購的護目鏡寄來,還要另交40多元。護目鏡設計得很嚴密,可以完全貼合在臉上。

今天一早去Superstore採購食物,rubbing alcohol架上全空,但是昂貴的消毒液體還是滿滿的,買了5瓶。

 

今天的體能功課:

伏:145下,仰:160下,蹲:160下,抬:40×4下,拳:60下,踢:30×4下。

生平第一次,伏地挺身做145下,這是我從未到達過的地方。

 

斷牙的事,用電子郵件跟周醫師請教,他看了照片,說:

這顆是做過根管治療的右上central incisor 

" 金屬尾巴 " 就是 post-and-core post

目前看來應該就是全瓷冠和釘子 ( post-and-core )仍黏合在一起 , 兩者一體從牙根脫落

請就近請當地醫師先幫您評估牙根的狀況 , 看是否還可以黏回去

 

傍晚聯絡了一位牙醫,明天上午11點去看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2029  星期日

 

好一陣子沒做體能功課,只是零零星星。

25日:

伏:140下,仰:160下。這是第二次做到伏地挺身140下,但有點懷疑,是不是恍神數錯了?

26日:

伏:130下,仰:160下,蹲:160下,抬:40×4下,拳:60下,踢:30×4下。本日正常。

27日:

伏:130下,仰:160下,蹲:160下。

 

此外都沒做體能功課。

 

一個星期前,Emily就傳信息來,約這個禮拜天,當時我說可能感冒,推託,她說等等再看。昨天又傳信息問情況,我說好。

問我想吃甚麼?Pizza,我說,用 pick up的。

我不想外出,新冠病毒傳染期間,更加不想外出。

 

中午他們來了,SteveEmilyFreya,帶著兩個Pizza,及另外一份像烤小饅頭的東西。

這一陣子,腦中都是疾疫,問Steve,他說根本沒人注意這個。華人圈子卻都高度反應,Emily說,她的中文學生有一半不來上課了,可能都不在這個城市,出城去躲瘟疫了。

 

西方人跟華人社會的極端差異,到底誰對呢?

其實都對。

華人是根據亞洲社會的生活經驗反應,在亞洲,需要如此,洋人是根據北美的生活經驗反應。

北美極度乾燥。我在台灣高樓有四個插電的乾燥箱,長年插電,保護SARS當年天價從美國買回來的口罩,及重要磁片。

乾燥箱內的相對濕度是多少呢?每個乾燥箱不同,30%幾到40%幾。

可是在北美,平常室內的相對濕度就是這個範圍,也就是,住在這裡,跟長年住在插電的乾燥葙內是一樣的,細菌或病毒在空氣或物體表面,很快脫水,存活時間短。

此外,北美人與人的距離遠,尤其在冬天,一兩個星期看不到任何一個人,每次回台灣的頭幾天,我都喜歡買了早餐,坐在綠地的長椅上,看水源市場的人,真好呀,有這麼多人可看。

 

可是,歐洲跟北美一樣乾燥,不也流行過鼠疫?死了三分之二的人口?

還是不可掉以輕心。

 

吃完Pizza,去Nose Hill走路,這是第一次Steve 也來走路。

自從我幫她們帶Freya後,Steve特別著重感謝我。

一路上,Freya總是跑來跟我要 treat,不怎麼理睬Steve treat,這表示,我的 treat可能比較好吃。

好吃的都不健康,所以我的 treat可能不健康,雖然包裝上標明全部是有機物製成,不含任何添加物。

 

回程Emily滑倒了,她還是捨不得買一雙新鞋。

看到 Emily滑倒,很心痛,雖然我什麼也沒說。

父母子女之間,有格外的情感牽連,或許這是編寫在基因裡的。

Tina還是幼兒時,有一種疫苗全台缺貨,只有台北市與宜蘭還有,我揹著Tina先上台北,準備要是沒有,就去宜蘭。

在台北婦幼中心打了疫苗,Tina小時候有點奇怪,對痛覺反應慢,那一針扎下去,Tina還沒反應,我痛得大叫。

 

午餐時他們就問要不要把Freya留在我這半天?Emily很小心,走路時還再三問,我是不是真願意?還是不好意思拒絕?

我對Pepper有很多愧疚,都償還在Freya身上,Freya就像一個人類的小孩,小孫女,任何時候,Freya來我這兒,都是歡迎的。這是生命的緣分,家人之間的特別相遇,entanglement,越糾纏,緣分越深。

 

回程風雪,SteveEmily都沒帽子,在風雪中狼狽前進,我帶了一頂Emily送的俄羅斯帽子,不冷。

他們先回去,Freya留下。

每次Freya來,我總是有很多 treat給她,連帶也同時給貓咪較多。貓跟狗是懂得公平與否的,貓咪總會跟我要吃的,我若給,就一定要同時給Freya

公平,與道理,其實貓與狗都是懂得的。

就像今天的一件事:貓咪跳上桌子,想要由桌子跳到我腿上,每天他都要在我腿上睡兩三次,每次至少半個小時。

Freya發現貓咪的意圖,立刻站起來,趴在我的腿上,不讓貓咪下來。

貓咪揮起左掌,啪的一聲,打在Freya右臉頰上。他是用肉掌,沒有露爪子。

我立刻斥責貓咪,貓咪轉頭離去。

Freya也沒有生氣,因為她知道貓咪為何打她,事後她們也沒有為此衝突,Freya沒有為挨打而報復。

這就是貓狗都知道情理,如果無緣無故被打,就不一樣。

跟貓狗相處,要注意公平,不可以無緣無故搶奪他們的東西,若有處罰,要讓她們知道是為了甚麼?。

 

傍晚7點半,送Freya回去,一輪碩大的明月,掛在天空。

今晚竟是明月在天。

 

Freya進大屋時,多半興高采烈,回自己家,好像沒那麼明顯,跟孩子一樣,自己家不好玩,別人家好玩,外公家尤其特別好玩。

 

晚上發生一件大事。

今天烤火雞,因為冷凍的火雞肉吃到最後一塊。

但是啃一根雞腿時,一聲清脆,牙斷了!

九月花了新台幣127安裝的牙齒,其中植牙右邊那顆,竟然斷了。

那顆為了套新燒的瓷牙,被磨得細細小小的,我一直很警覺,它無法受力,所以吃東西完全不用它。

沒想到它竟然如此脆弱,完全沒有用力,它就清脆的斷了。

 

現在缺一顆門牙了,植一顆牙,在這裡要4000元,回台灣要八萬元。

這是重大的事故,竟然在這風雪、明月的一天,又是我生日的一天,毫無預警、若無其事地發生。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Feb 05 Wed 2020 08:16
  • 曙光

202024  星期二

 

   今天的體能功課:

伏:130下,仰:160下,蹲:160下,抬:40×4下,拳:60下,踢:30×4下。

   這一陣子,可能感冒,喉嚨有時有異樣,鼻孔很乾,但又沒有發病,上一次做體能功課,伏地挺身只能做120下,有點擔心是否真感冒了,感冒後體能衰退,但能檢測出來的只有伏地挺身,因為其他都是我的強項,即使生病,仰臥起坐做160下也沒問題。

   今天伏地挺身做130下,雖低於紀錄140下,也低於四次達到的135下,但顯示,體能並未真正衰退,那麼,這次感冒的細菌或病毒可能不會讓我發病。

 

   2019-nCov疫情爆發以來,我已經連續退出兩三個微信或Line群。

   這是因為我喜歡貼有關疫情的探討,我貼的,是比較專業的估算,或事實,發現非常不討好,總會有人譏諷,只要有人譏諷,我就退群。

   一般人,畢竟沒有足夠的學術訓練,不能接受嚴格的數字,或不能接受殘酷的事實。

   於是這幾天轉向閱讀LancetNature的論文,只有在世界一流的學術論文中,我才能找到共鳴。

 

   2003年的SARS是生平第一次碰到的大規模疾疫,但也得到出乎意外的經驗:兇猛的SARS,竟然突然消聲匿跡,全部肆虐只有六個月。

   這使得我對這次的2019-nCov病毒具有潛在的樂觀。

   到今天,幾乎可以說是已經看見曙光。

   最強而有力的信號是,雖然確診與疑似病例仍然急遽增加,但治癒人數已經連續五日攀升,明顯高於死亡人數。由於這兩個數據,都是針對同一樣本空間,所以有意義,表示目前的治療手段,已經能夠與病毒對抗,及壓制它。

 

   前一陣子還只能採支持性治療,現在已經有若干有用的藥物。

   在「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」試行第四版第六頁,已經明白列出目前的可用藥物,其中列出洛匹那韋,這是一種抗愛滋病的藥。

   泰國衛生部宣布,使用洛匹那韋,與一種抗流感的奧斯他韋,可以治癒患者。

   美國一家藥廠的一種藥,Remdesivir,目前在北京中日友好醫院開始臨床試用,據稱有效。

   李蘭娟院士也找到兩種藥物,認為可能有效。

 

   有成藥可抗武漢病毒,將大大壓制病毒。

 

   雖然香港學者估算,大陸的幾個大城已經有自持性的當地傳染,只是比武漢落後一兩個禮拜,但大陸的隔離措施非常猛烈,且武漢以外的傳染致死率到目前都不高,所以有機會較好的在各大城將病毒壓制住。

 

   而,我大膽估計,病毒在武漢的transmissibility可能已經降到1以下,距離1-1/R0的衰退門檻不遠了。

 

   疫情何時衰退?鍾南山院士估高峰在131日至213日,確診人數六萬,Reed的估算高峰在29日至226日,確診人數24萬。

   香港學者估算,到125日,武漢的感染規模在75815人(95% confidence level 37304 – 130330人)。

    我的估算,不採確診人數,因為受限於收治容量,確診人數與疑似人數沒有意義,我採用感染規模,估算武漢感染規模最大在50萬人。依香港學者的模型,1月31日武漢感染規模達到15萬人,自2月1日起,全城隔離效果發揮,感染人數擴增越來越緩慢,在到達50萬人前,頹然下滑

   李蘭娟院士說,從現在起,23個潛伏期(潛伏期=14天),疫情將下降。

   那麼,最遲四月上旬,病毒將勢衰,迅速消失。

   我是悲觀主義者,我估的,都是worst case,而通常,best case worst case都不容易出現。

   那麼,三月,是第一個可以期望的時間。

 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2022   星期日

  這幾天都沒做體能功課,只有130做伏地挺身120下,仰臥起坐160下。

  這幾天心情也比較沉悶、輕微低落。

  昨天是1日,去加油,跑銀行,並去Canadian Tire買了兩包(6個)吸塵器的紙袋,型號是Kenmore 5055。以前一直以為很難買到,捨不得用那個死而復生的吸塵器,現在發現Canadian Tire就有,以後可以常用那個吸塵器,無須遷就workshop吸塵器。

  昨天Emily有活動,下午4點半去把Freya帶來,她顯然很喜歡來外公家,除了有很多好吃的,還有貓咪。

  貓咪每天都要到我腿上睡一會兒,Freya發現,竟然站起來,趴在我腿上,不讓貓咪來。

  Pepper的嫉妒心也很強,小時候家裡也養狗,從來不知,狗狗有此習性。

  昨晚下起大雪,一下子,又都覆蓋了。

 

  今天上午讀了一篇Lancet的最新論文,論文估算的疫情相當嚴峻,心情有點凝重。

  https://www.thelancet.com/journals/lancet/article/PIIS0140-6736(20)30260-9/fulltext

Findings In our baseline scenario, we estimated that the basic reproductive number for 2019-nCoV was 2·68 (95% CrI 2·47–2·86) and that 75 815 individuals (95% CrI 37 304–130 330) have been infected in Wuhan as of Jan 25, 2020. The epidemic doubling time was 6·4 days (95% CrI 5·8–7·1). We estimated that in the baseline scenario, Chongqing, Beijing, Shanghai, Guangzhou, and Shenzhen had imported 461 (95% CrI 227–805), 113 (57–193), 98 (49–168), 111 (56–191), and 80 (40–139) infections from Wuhan, respectively. If the transmissibility of 2019-nCoV were similar everywhere domestically and over time, we inferred that epidemics are already growing exponentially in multiple major cities of China with a lag time behind the Wuhan outbreak of about 1–2 weeks.

   台灣不知有沒有人追蹤疫情,可以用這篇的模型,但改作最佳化,以number of infectionsobject function,倒算回去,transmissibility /mobility各應該降到多少?再根據demographic的模型,制定各城市及區域應有的限制措施。

   這樣會比較有科學依據。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