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79  星期二

 

2025very good!」,年輕的見習醫生說。

2025是什麼意思?我問。

見習醫生解釋說,最好的是2020,我的2025僅比最好差一點點。

 

後來Dr. Bhamra親自來檢查,也說very good

沒料到手術後的左眼恢復得那麼好,也許洋人醫生都這麼說,因為左眼視力還是模糊,紅肉已經變成眼白,但看得出與原來的眼白不是渾然一體。

 

724日手術後,只能閉著雙眼,摸索著在屋裡走動,當時產生一種心理,如果失明,希望天神留我一線視力,讓我可以自理生活。

由於這種心理,現在並不恐懼視力模糊,只要還能看見東西,能夠自理生活,就非常感謝,。

 

Dr. Bahmra說:10月再見。

10月要做右眼手術。

 

回到大屋,一進車庫,手機連上WiFi,就叫,是Tina一早九點多來的信息:

Let me know how your follow up appointment goes today dad !!

 

感覺溫暖,Tina記著我是今天做14天回診,全世界有70多億人口,只有Tina記得,我今天去做14天術後回診。

 

關愛讓人健康、長壽。與世無涉是生命最沉重的負擔。

 

明天起,要恢復去719,但是大部分拆除已經做完,剩下的不多了。

 

自從帶貓咪看診後,心中念著,他必須減肥一公斤。以前他要吃treat,充分供應,現在每次只給3顆。

但不能不給,最早,為了訓練貓咪回家,每次他從外面回來,都有treat,以至於有時不給,他就立刻要求出門,出去逛一下,就回來,獲得treat

 

從外面回來,就有treat,這是不能改變的。若這個家沒有值得他留戀的東西,何須回家?

 

台灣的牙醫師給了植牙的療程,分三次完成,問題是,完成前,門牙都缺空,直到裝上假牙。今年回台灣,真正要當一個月的無牙客了。

 

這次把牙弄完,以後減少回台灣的次數與天數。

因為,Hugo離開了,大屋不再有人,我一離開,貓咪必須獨自在大屋生活。

 

2016年冬天那次,貓咪無法外出,但是現在是夏天,我會打開陽台的玻璃門,但是,一隻貓咪每天由陽台外出,由陽台回家,這樣能夠持續40多天嗎?

我因為渴望靠近EmilyTina,不願留在台灣,現在又因為貓咪,不願離開大屋。

貓咪生於2011年,若以14年壽命計,他若沒有被coyote吃掉,將於2025年離開這個世界。

到那時,也許,我將不再輕易離開大屋,因為,沒有任何一個地方,還有召喚我去的原因。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975  星期五

 

今天帶貓咪去看醫生,年度健康檢查。

要從昨天說起,昨天接到社區動物診所的電話留言:Mao的預約時間是明天下午兩點半。

 

我並沒有預約,但是這家動物診所一年中總是不斷寫電郵及打電話來,提醒要帶貓咪去看這個、看那個,我全部不理會,因為沒有那個錢。

 

查日記,2016725日曾帶貓咪看診,打了vaccine,效期三年,也許今年需要新打。

於是打電話去確認,會去。

 

貓咪在午睡,被我叫醒,他跟著我走向門口,把他抱起來,他感覺有點不尋常,塞進汽車時,他立刻掙扎要出來,並開始嚎叫。

 

一路都嚎叫,似乎每次都這樣。

 

到了診所停車場,倒是蠻容易把他塞進手提籠,沒甚麼反抗,走去及走進診所時,他一直叫:

Mao ! Mao !

櫃台女士笑說:你是在告訴大家你來了嗎?

因為檔案中貓咪的名字是Mao (但是今天醫生要櫃台女士改成Mao-Mi)。

 

進到看診室,放出來,貓咪躲進櫃子一個方格中。

 

醫生是個廣東女孩,當我們講述貓的情況時,貓咪圓睜著眼睛,望著我,不再嚎叫,也不再恐懼。

貓咪,及狗,其實很喜歡主人跟別人聊天,他們喜歡參與聊天場合,守在旁邊。

 

貓咪體重八公斤,胖了,檔案中的第一個紀錄是6公斤,第二個是7公斤。

但是醫生察看了貓咪,稱讚貓咪健康良好。

 

醫生用一種液狀打蟲藥(Profender Large)塗在貓咪後頸,液體很快被吸收。

我提醒醫生,要打vaccine,她說:去年剛打,要到2021年再打。

 

去年?

電腦檔案顯示,201876日貓咪打了兩種預防針。

 

我竟然完全忘了是去年,以為是2016725日那次,醫生說,那次打的針只管一年,去年打的管三年。

 

所以2021年要重打Feline Upper Respiratory Vaccine,及Rabies Feline Vaccine(狂犬病疫苗)。

 

貓咪身上左右各有一個小節子,醫生看了,說是wart,疣子,不要緊。

全部費用210.01元,主要是看診費94.9元,及驅蟲劑四瓶105.1元。

 

醫生說,寵物店有一種清潔牙齒的treat。去年的醫生是要我帶貓咪去看牙,自己買treat顯然會便宜很多。

 

回來的路上,貓咪在籠子裡,安安靜靜,不再嚎叫。

 

回到車庫,他跳到門邊,等著我開門。通常不讓他進車庫,只讓他由大門進家,但他顯然知道車庫的那扇門也可以進家。

 

回到家,他又像往常一樣,總是親近著我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972  星期二

 

前天Tina傳簡訊,問眼睛如何,告訴她好多了。

昨天早上醒來,第一次明顯感到左眼變好,今天甚至感覺,剜掉Pterygium的地方,紅肉可能轉回成眼白。

 

昨天是71日,Canada Day,按理說應該熱鬧,但在西北高坡感覺不到,趁陽光好,把那盆樹花,及新挖起來的一盆鳶尾花送去給Emily

她說要帶Freya去走路,要不要一起走?

考慮一下,先不要,讓眼睛復原優先。

 

昨天也是做食物的日子,現在都一次做兩鍋饅頭,每鍋14個。做兩鍋是為了省酵母,第一鍋發好的麵,留一塊,成為第二鍋的發酵原。通常第二鍋不如第一鍋,但,即使完全不發,饅頭堅硬如石,也一樣吃下去,因為是食物。

 

冰箱裡還有四隻火雞,昨天拿一隻出來解凍。

 

今天烤火雞。

每年復活節,及聖誕節前夕,有便宜火雞,大約每隻10-11元,總是買很多隻,冰凍著。

一隻火雞烤出來,除了當天大快朵頤,享受一根翅膀,甚至一條腿外,把肉分成塊,裝袋,可以提供大約20天的蛋白質。

 

新聞裡偶有提到,有些廉價餐廳使用長期冷凍的肉,稱為僵屍肉。

現代人太挑剔了,僵屍肉也是蛋白質。

我吃的,都是僵屍肉。

 

活著,就好。活著,多好。

 

妹妹唸大學時,有一次,寄來一首詩:

「我有三分心盛血,

還有三分心盛淚,

留得四分盛光明,

但是光明何在?」

 

我改了一下,寄還她:

「我有三分心盛血,盛的是,奮進之血,

還有三分心盛淚,盛的是,熱愛之淚,

留得四分盛光明,

但是光明何在?

光明在希望的隔壁。」

 

那時正奮發,為打開一條通往未來的路而拼命。

用「希望」麻醉自己,披髮狂奔。

 

如今已無對未來的憧憬。

光明在希望的隔壁,要是沒有希望呢?

 

或許,就是活著。

活著,就好,不管有沒有希望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30 Sun 2019 14:06
  • 恢復

2019629  星期六

 

眼睛恢復很慢,幾疑沒有恢復,還是酸痛畏光。

已經可以照鏡子,Pterygium都長在眼睛與鼻樑之間,切除後,那裏好像被挖掉一塊肉,不再是眼白,而是紅肉。

 

下午站在落地窗前,忽然發現,好像視力比較清楚。

戴起眼鏡確認,是比前幾天清楚。視力不再那麼模糊。

 

其實上午開車去銀行存錢,就覺得毫無障礙。

 

那麼,應該是逐漸恢復。

 

這幾天,有時把露營的折疊椅搬去前廊,貓咪會跳到我腿上,我們坐在花圃旁。

 

夜裡他一定會來,靠著我的腿睡,清晨有時他會早起,叫著要外出,有時又安靜地靠著我,我不起床,他就一直靠著我。

 

有時放他外出,他一回頭,發現我不斷跟他講話,就喵叫著回來。

 

貓咪的頭腦一定產生很大的變化,那裏面,有跟我極大的情感與意識連結,他是一隻每天都會回家,都會回來找我的貓。

如果有一種科學儀器,可以播放動物的意識,貓咪的意識,播放出來,就是一個老人與貓的故事。

一個像親人一樣互相倚賴的老人與貓的故事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9626  星期三

 

24日,星期一,是左眼手術切除Pterygium的日子。

多年期待,一朝成真,竟然我犯了極大錯誤,根本沒仔細看術前須知,所以沒有禁食。

 

Tina送我去,我們坐在椅子上,聽醫護人員一一詢問前面報到的病人:有禁食嗎?

若未進食,將不做手術,改期。

 

人老了,真的思慮不週。

 

到我時,我說早餐吃了一根香蕉,喝了一杯茶。

醫護人員嚴峻的跑進去詢問,出來後還是繼續受理我的報到。

 

麻醉師很客氣,也沒責怪我。但是Tina告訴我,後面還有一位也吃了早餐,被麻醉師及醫師嚴厲指責,但最後還是進行手術。

 

大部分來的是做白內障摘除,我是眼翳摘除,眼翳摘除無須吃鎮定劑,所以還算幸運。

手術時間大約15分鐘,醫生邊跟醫護人員聊天,邊做,顯然這是一件簡單的手術。

全程有三次,當醫生用一根東西撥弄時,比較痛,其餘處理都還好,由於眼睛被固定,不能眨眼,醫生(或醫護人員)不斷滴液體進左眼。

 

手術後左眼包起來,幸好有Tina,不然無法來做手術。

Tina送我回家,服藥後躺下來,時間下午2點半,左眼劇痛,睡到下午7點多,起來如廁,兩眼閉著,用手摸桌子、椅子、牆角,一路摸著去廁所。

 

後來睜開右眼,心中浮現一個念頭:如若失明,希望天神賜我留下一眼,只要少許可視,就能自理生活。

 

晚上9點後,劇痛緩解,轉為discomfort,才算放心,應該手術正常。

 

625日,昨天,術後第二天回診,本來自以為第二天能自己開車來,手術後才知不能,幸好又是Tina主動一早來接我,回診完後,送我回來。

 

Tina小時候有一晚咳嗽發燒,我怕是肺炎,半夜背她,爬牆出宿舍區,去掛急診。爬牆時,她須自己抓附在我背上,我要用手攀爬。

後來她說:我記得旁邊有盞燈,很亮。

 

那是照亮宿舍區鐵門的燈。

 

到了醫院,Tina需要吸氧,為了緩解氣氛,我笑著說她吸氧的樣子好奇怪(還是好可愛,忘了)。

 

孩子小時,我救援她們。

 

如今,Tina救援我,帶著我走完左眼手術的全程。

 

躺在麻醉椅上,我對麻醉師說:

I used to say, if God want to bless a man, he give him a daughter,」我接著說:

and I have two」。

 

天神透過Tina的手,救援我。

 

Tina又要我把藥上的說明照相給她看,她幫我確認一下使用方法。

 

今天,26日,天氣溫暖,株守在家。

年輕時,聽到養病、療養這些詞,總是不能理解。

動過手術的左眼,需要一星期的休息,不能做任何事,不能用力超過10磅。

終於,知道,療養是怎麼一回事。

 

感謝天神,感謝Tina

 

等左眼康復,必須更加奮發惕勵,要像從前的我,堅韌不撓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Jun 23 Sun 2019 12:22
  • 蕭蕭

2019622  星期六

 

昨天陰雨寒冷,氣溫6C

刻意去719,看屋頂漏水否?

所有烘乾機的排氣管拆除後,在屋頂的開口都不漏水,應該是做了適當遮蔽。

唯一漏水的,是那根黑色的大管,原來猜測它可能收集屋頂雨水,好像不是,因為只是滴水。

 

順便拿723的支票,走Deerfoot高速路,給Emily送過去。

應門的是Steve,居然只開一條門縫,還讓Freya打頭陣。

想起Emily說過,他們那裏曾經有人強闖家戶。

 

就不進去,要走時,Freya在窗戶上,跟她打招呼,她急切亂動。

狗的智商高,Freya應該已經知道,她擁有我這樣一位跟她親近的親人。

 

昨天來了一位66歲的日本客人,要停留10天,他已退休,獨自來落磯山玩。

今天帶他去銀行領錢,及去Superstore買東西,一整天他都關在房裡,大概還有時差,他要去Banff旅遊,我請他搜Brewster及另外一家Bus

 

本來今天要去719做工,上午睏倦,就沒去,該做點事,不能空轉。

於是把留存的空瓶送去回收,沒想到112 Ave那邊有一家Bottle Depot,不用跑到大統華那邊。空瓶總共換回25元,車庫騰出一些空間。

 

還要做點甚麼,不能空轉。

把腳踏車前輪拿下來,補胎。補胎的kit五月初就從Canadian Tire買回。

奇怪的是,浸水檢查,車胎竟然沒有水泡,就是沒漏,明明打完氣,不到一個月就會癟下去。

 

又重新裝起來,騎一段時間看看。

 

一整天做的兩件事,就是送空瓶去回收,及腳踏車補胎。

昨天大雨,今天恢復晴朗,但風大。

 

雖然無雨,心情卻像「臥聽蕭蕭雨打窗」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