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517  星期五

 

前天去719工作6小時,還不知如何對大廳斷水斷電,無法放手拆除大廳的水管與電源箱,但是都沒閒著,切斷靠牆的兩根大水管,也一直拆除,特別是,發現後院的垃圾車又空了,趕緊丟許多大垃圾。

 

昨天去Costco買兩張休閒椅,每張50元,現在不能添家具,這種可折疊的椅子似乎是經濟合宜的選擇,天暖和後,可以偶而搬去後院。

 

那個Sunshade亭子上kijiji開價80元,都沒人問津,開始考慮,要不要今年把它豎立在後院大門進門處,用個兩三年,就拔起來,丟掉。

要是豎立起來,這兩張舒適的休閒椅可以拿去亭子底下。

 

這種豎立Sunshade亭子,準備在亭子裡坐在休閒椅上,是一種想像,從前,就是因為對未來充滿想像,所以總是快樂的工作著。

我已經很久不再有對未來的想像了。

 

昨天也買到兩個貓的沙盤,帶蓋,可以減少灰塵散佈。兩個沙盤都缺零件,所以半價,每個才23元,已經非常滿意,缺的零件並無大礙。

 

今天最大的喜事,是去看眼科醫生,排到手術日期。診所在16 Ave NW的那個North Hill mall,約11點,提早一個半小時到,花半小時找到診所。

11點叫我,做了很多檢查,都很快,最後等醫生,也很快。

 

醫生Dr. Bahamra是個精幹的人,只花了不到一分鐘,看了一下我的眼睛,就說,先除掉左眼的眼翳(Pterygium),三個月後再除右眼。

 

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按照預期,醫生應該會說,還不到手術時候,或者,等一年後再說。

 

排了日期,624日做左眼,109日做右眼。

 

眼翳使我的雙眼充血通紅,非常不舒服。

想到,日後可以恢復正常雙眼,似乎是人生未曾料到的幸運。

 

這一切,都是Tina的積極安排。

大屋進門處的小桌上,放了一張Tina幼年在峇厘島旅遊的照片,她坐在我的肩膀上,照片是Tina去放大配框,送給我的,相框下方寫著:DAD + ME

 

不知不覺,人生走到需要孩子照顧的時候。

 

下午120回到大屋,兩點多午睡,醒來6點。

 

今天陰雨,貓咪不想外出,一直找我要吃的,他只要treat,不吃正常貓食,我已經過度溺愛他,但是那些treat對他不好,也許會傷害他的腎臟。

不再給treat後,他勉強吃了一點貓食,竟然把盤子弄出很大聲響,不知是故意,還是不小心。

但我站起來,大聲斥責他,之後,他就安靜無聲。

 

貓咪不會懂,我已經給他過多treat,但因為愛他,不能無限量讓他把treat當食物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2019514  星期二

 

今天是去719工作的第三天,工作5小時。

大事是把719iron base除掉。

 

demolition,木頭、dry wall、磁磚都好拆,但是金屬物及水泥不好拆,那個iron base用六根bolt固定在地上,bolt全部生鏽,前兩天切割金屬的砂輪片已經磨成很小,帶回家更換了新砂輪片,也帶了工作燈,可以清楚看見bolt位置,很快把bolt全部切斷。

Iron base還是紋風不動。

 

sledge hammer打擊,會晃一下,會晃就好,清除接觸縫的cement,開始能把它撬起來,越撬越大,終於把它翻起來。

解決這個iron base,今天的工作進度就算達到。

 

後門外有人在做瓦斯管,要幫Grant安裝,剛好請他們來看一下719的瓦斯管,他們說兩三個小時能拆完,工錢每小時35元。

太好了,等我進度到達,將請他們來拆瓦斯管。

因為做瓦斯管要攻牙,我沒有瓦斯管的攻牙機,再者,也害怕哪裡出錯,瓦斯大量洩漏。

 

他們是一個師傅,帶一個幫手。Grantpatio是那個師傅做的,是個handy man,但是當我向他洽詢時,他不怎麼理睬,是那個幫手跟我對話。

 

後來他進來看,說:你應該聽你的land lord怎麼說。

「我就是land lord」,我說。

他一下子被震住,態度完全改變,變得主動,很認真地聽我說。

 

人怎麼都是如此?

他不願意理睬一個工人,卻對這個商場的主人很尊敬,但是,他不知道,這個工人跟這個商場的主人是同一個人。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9512  星期日

 

2006年過期的酵母,在葡萄汁中一觸即發,第二天就開始發酵。

而且,也達到大爆發,葡萄汁高漲四溢,灑到桶外,但是有點奇怪,已經五天,初發酵還沒結束。

 

昨天去719開始做demolition,工作6個半小時。

今天工作7小時,收工時街上有人捧花,今天是母親節。

 

以前做工,士氣很高,因為是買下物業,7074503等,自己花力氣整理,等著身家發達。

所以每次做工,都愛寫詩,還記得整修707時有句詩:一步一折去年腰。

 

如今螞蟻雄兵已不復存在。

做工,是要幫Tina省下裝修的錢。

 

將近20年過去,依舊掄著sledge hammer,仗著pry bar,操持舊業,只是,以前走向發達,現在走向窮途末路。

 

一步一折去年腰。

預計工期一個月。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958   星期三

 

昨天應該暖和,實際卻很冷。

早上去爬圖畫山丘,上下10趟,回來的路上,接到Tina的電話,問有沒有時間去看一下Joshua留下的空間,她要去丈量。

 

去了,Tina開車,Ingrid也來。

Tina將在那裏創業,我將幫她做demolish,盡可能拆除不用的東西,降低renovation的成本。

之後去Costco買東西,先去小吃部吃了午餐。

 

今天有個女孩來,要租地下室,她因醫療原因,需要吸食大麻,她一再表達喜愛這個地下室,身上僅有60元,掏給我當訂金。

 

女孩走後,我把工具房的工具搬上一樓,排列在客廳地上,準備去做demolish

 

今天的大事是買回來兩桶spring water,開釀最後一桶紅酒。

葡萄汁已經擺放很多年,酵母2016年就過期,不知能否發起來。

開釀前,看了一下以前留下的一張說明書,竟然說紅酒無須放betonite,白酒才需要。我都釀紅酒,都放betonite,是火山灰,用來凝固葡萄汁中的渣滓,但是日後換瓶及清酒桶時,最礙手礙腳的就是betonite凝固的渣滓,所以決定不放。

 

這將是我人生最後一桶酒,上一桶是20172月起釀,三年了。

如果以後心中又有新的生機,也許再買原料,再釀酒,但目前覺得,不會了。

今年心情有點像2016年,想著結束,想著在溫暖的月份再清除幾件大垃圾,例如很久以前買的亭子,以及那個昂貴的平面鋸(因為電池死了),前兩天測試的掃地機器人,發現不靈光,已經丟掉了。

 

人生到了出清時候,不再增添,不再擁有,只是一件一件出清。

哺乳類有預知死亡的能力,大象,狗,或貓,在將死時,都會想離家,去找一個隱蔽的地方,安靜地死去。

我無法離家,只是想清除擁有,目前還不能清除的,是眷戀,然而,應該有一天,即使不清除眷戀,也會慢慢釋然,慢慢撒手,放下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956  星期一

 

連續三日寒冷,冰雪覆蓋,今天終於回升到最暖10C

 

這三天,住在Grand PrairieJames Merrithew開車九個小時,來到大屋,北邊一路冰雪,他說。

 

第二天,54日,他竟然邀我去Glenbow博物館。

我已無向外探索的內在動力,但是答應一起去,只不過他要在城裡待一天,我會先回來。

 

Glenbow博物館當然是去過的,當孩子們小時,這個城市的各個地方,我們都去過,孩子長大了,沒有任何一個地方,能再引起我一訪。

 

博物館一共有四層樓,由二樓看起。

看著看著,感覺悲傷。

 

又看了一層樓,就向James告辭,搭輕軌電車回來。

 

JamesGrand Praire住在一個mobile home裡,養了兩隻貓。他上網交友,認識幾個C城的婦女,這趟下來,就是跟網友見面。

他以前是攝影師,free lancer,後來攝影數位化,他的技藝無用武之地,就靠各種打工過活。

 

然而他似乎對生命充滿活力,總是興致勃勃。

每天他都跟我聊天,聊得很愉快。

 

昨晚是他最後一晚,從外歸來,我們坐在客廳沙發,看了一部影片,生死羅布泊,講1970年代大陸派人進入羅布泊尋找含鉀滷水的事,片子值得看,很幸運他坐下來,剛好放這部電影。

 

他說,他來C城會朋友,沒想到又多認識一個朋友,指的是我。

今天他離去,要了我的電子郵址及手機號碼。

 

昨天EmilySteve要出門,中午一點我去接Freya過來,天氣很冷,但我帶她外出三次,每次20多分鐘,第四次約十幾分鐘。

晚上九點多,EmilySteve來接走Freya

 

今天回暖了,今天的體能功課:

伏地挺身100下,仰臥起坐160下,跳繩1200下。

 

傍晚忽然有個人打電話進來:以前在你那而住過,我現在又來到C城,今晚你有空的房間嗎?

 

他來了,滿臉笑容,說:我還記得你的樣子。

 

後來查紀錄,201821日,D. Salib,他來大屋住一晚。

確認是「故人」再來,竟然感覺一絲溫暖。

 

三日寒冷已過,從今天起,恢復季節的正常溫度,那表示,每天最暖,都會到達10度以上。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952  星期四

 

430日,星期二,Tina由西班牙MabellaMalaga,飛倫敦,轉機回來。

她們必須凌晨摸黑上路,為了怕她錯過,在她告訴我的出發時間,撥Whatsapp電話過去,第二通才把她吵醒:

「我們還有一個小時才出發」,她睡意濃厚的說。

 

過一個小時多,再撥,她用文字信息回覆:Dad,我們已經在路上了。

 

飛機下午330C城,我早已守在Cellphone Parking Lot

接到她,她說,這一路很驚險,先是到Malaga,找不到還租車鑰匙的信箱,時間一分一秒過去。

IngoTina先去機場,他自己腳快。後來趕上。

 

到了倫敦,護照查驗拖了一個半小時,許多人的飛機無法趕上。

她本來在倫敦有三小時轉機時間,也弄得狼狽不堪。

 

回來就好。

路上她說,她的腳跟我一樣,冬天凍裂。

 

51日送Rav 4去保養廠,換兩個新輪胎,由於手頭不寬裕,去年只能先換兩個。

後來看修車收據,竟然沒有做保養,只換兩個新輪胎。

 

去年五月到今年五月,整整一年,只開1800公里。

然而有一輛車,打破坐困的局面。

 

車子由車廠回來,跟Emily約帶FreyaNose Hill走路。

天冷,走得倉促,衣服不夠,手凍得紅痛。

Emily說,由於我們家人,Freya喜歡亞洲人,看到亞洲人,都喜歡追過去。

有一回,我回台灣,有一個人,穿了一件跟我夾克很像的衣服,Freya遠遠的追過去,一看不是,很錯愕。

過一會兒,她又忘了,又追上去。

 

走完路,來到大屋,今天要練習Freya在大屋過夜。

 

還好我有黃瓜,有半個蘋果,不斷切給Freya吃,她喜歡吃花生醬,我把花生醬抿在左手手掌上,讓她舔食。

 

她已經不再把貓咪當獵物,而是想跟貓咪玩,但是Freya很粗魯,她的玩,就是打鬥,一靠近貓咪,貓咪就發威,這又會引發Freya亢奮。

但是,若Freya不注意貓咪,牠們可以擦肩而過。

 

晚上睏倦,11點就寢,Freya來看我多次,因為臥榻等於在地板上,不知Freya的行為如何,我用手護著頭。

 

凌晨五點醒來,帶Freya出去走路,回來繼續睡,Freya來到臥榻,跟我擠著,也沉沉睡去。

平常跟貓咪擠在一張臥榻上,現在換Freya擠在臥榻上,他們分別跟我擠著、依偎著睡覺,給我很大慰藉。

八點半又帶她去中峽谷。

 

十點多,送她回去,竟然不肯上車,到了Coventry Emily的家,Freya也流連在外,不想回去。

要離開時,Freya用眼睛看著我,充滿情感,我一喚她,她立刻跳起來要擁抱我。

 

昨天的sleep over,讓Freya徹底知道,她多了我這樣一位親人。

 

自從2014年家破後,我的整個人變了,人生只剩下晦暗與等待結束,30日把Tina接回來,1日接Freya來大屋過夜,都是意想不到的家人生活的增添,或補綴。

 

必須努力撐著,要是現在死去,30年後,Tina中年,她將記不得我長甚麼樣子。

撐著,或許還有許多寶貴的生命補綴,最終又湊成一個多出的篇章。

 

今天的大事是完成報稅,前幾天下載的報稅軟體,竟然已是舊版,新版下載不成功。後來發現,不能點選自然人憑證報稅,要點選windows離線報稅,安裝後,還是跟往年一樣,用自然人憑證簽入,最後上傳,比往年稍有不順,但總體還算是順利。

 

 

 

海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